首页 > 案例与新闻 > 文章正文

案例 | 高速公路上深夜发生连环车祸,谁之过? 2020-07-01 245

案件回顾
A驾驶重型厢式货车与B驾驶小轿车在某地环城高速外侧16公里800米处发生碰撞,致使小轿车失控冲向对向车道与C驾驶的小型客车、D驾驶的小型轿车发生碰撞,造成王C当场死亡、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

本案交通事故中,主要的涉事车辆是A和B驾驶的车辆,两车原本在高速不同的车道同向行驶,为什么突然会发生碰撞呢?是谁的过错引起的车祸呢?为了弄清前因后果进行定责,事后,交警委托广东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对A驾驶的重型厢式货车与B驾驶的小轿车的碰撞关系进行鉴定。

华医大痕迹鉴定专家在交警的带领与协助下,对事发现场、重型厢式货车、小轿车进行了勘验。

事发现场已失去原貌。而根据委托方提供的事发现场路面摄像枪,摄录的事发后画面显示:事发现场路段左侧(南侧)车道与中间车道的白色分隔线上停驶一辆车头朝西北、车尾朝东南的重型厢式货车,该车尾部路面有疑似该车形成的刹车痕,该刹车痕已由中间车道越过白色分隔线,止于左侧车道内,该刹车痕呈东北、西南方向。该重型厢式货车左侧(南侧)的路中红色塑料隔离栏已成损毁状,路中红色塑料隔离栏左侧(南侧)路段中间车道内有一车头朝东北、车尾朝西南,车体向左倾倒的小轿车。

对重型厢式货车的勘验,该车前保险杠红色罩皮(饰板)右前部有由前向后受力形成的凹折变形痕,及由左向右擦蹭受力形成的白色加层疑似车体漆(包括右大灯塑胶质罩面上)。该车右大灯塑胶质罩面右侧边已呈断损状,该灯右侧的保险杠罩皮有一由前向后形成的凹折变形痕,凹折痕底面附着、嵌有白色疑似车体漆和白色疑似车体漆残片,该白色疑似车体漆残片的正面附着有红色疑似车体漆。经勘验,未见其他异常痕迹。

对小轿车的勘验,该车左后侧距尾部的翼子板、左后门后棱边由后向前受力,已呈凹折、皱褶变形、漆皮剥脱状,并附着有由后向前受力形成的加层红色疑似车体漆,左后转向灯已呈脱落垂悬状。该车车体左后侧受力方向不一的细条状减层擦痕,应系该车倾倒时与路面摩擦所形成。经勘验,未见其他异常痕迹。

根据事发现场路面摄像枪所摄事发后,现场路面疑似重型厢式货车形成的异常越线刹车痕的起始、终止方向、重型厢式货车异常停驶的车体朝向位置,结合该车车体长度、车体宽度及车道的宽度状况,符合在事发前,位于中间车道由东向西行驶的重型厢式货车,由于驾驶员操作不当,导致车辆瞬间向右(向北)偏驶,其右前轮驶入右侧车道(北侧车道),致该车右前部与在其右侧车道同向行驶的小轿车车体左后侧发生接触所形成。事发瞬间,该车驾驶员又迅即向左变向、刹车,驶入左侧车道,并向右变向,骑跨于白色分隔线停驶。

根据小轿车事发前、后行车记录仪,在右侧(北侧)车道行驶记录图像显示的路面、灯光、视野、车流状况,以及参照该车行驶中其前大灯照射光晕边缘、前挡风玻璃下框边与路面白色分割线的稳定角度状况,可排除小轿车驾驶员主动向左变向行驶的可能。

根据重型厢式货车前保险杠红色罩皮(饰板)右前部凹折痕,凹折痕底面附着、嵌入的白色加层疑似车体漆、白色疑似车体漆残片的受力形成方向、形态、高度状况,和小轿车车体左后侧附着的红色疑似车体漆、凹折、皱褶、左后门后棱边凹折痕的受力形成方向、形态、高度状况,经将两车对应高度相同的局部痕迹同倍大对比:造痕客体与承痕客体,二者的形态、受力方向关系相符,符合两车发生接触所形成。

结合以上的勘验和分析,本案事故的发生,应是重型厢式货车在事发路段中间车道,由东向西行驶时,由于该车驾驶员操作不当,导致该车向右(向北)偏驶、越线,与在其右侧(北侧)车道同向行驶的小轿车车体左后侧发生擦碰,瞬间导致小轿车左后侧被动受力,并向右摆尾、车体逆时针摆转,继而方向失控,撞毁其左前方的路中红色塑料隔离栏,冲入对向车道所形成。

经过痕迹鉴定专家的专业勘查和分析,不仅弄清楚了本案交通事故发生的原因和过程,同时也有助于相关部门更加准确科学的对本案进行定责。

案例 | 大货车疑似避让不及撞死电动车 案例 | 司机伪造车祸欲骗保,司法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