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与新闻 > 文章正文

案例 | 大货车疑似避让不及撞死电动车车主,痕迹鉴定成事故定责关键证据 2020-07-01 272

案件回顾
2019年某日,A驾驶重型特殊结构货车由南往北行驶至C地,遇B驾驶无号牌两轮电动车由南往西驶至,结果重型特殊结构货车与两轮电动车发生碰撞,造成B现场死亡和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

本案交通事故中,肇事货车疑似避让不及撞到路过的电动车,致电动车车主死亡,但是案发现场较为偏僻,附近没有监控点,现场并没有相关明确的证据可以辅助交警进行定责,事后交警委托广东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对事故车辆行驶动态轨迹进行分析鉴定。

华医大痕迹鉴定专家对事发现场、重型特殊结构货车(以下简称甲车)、无号牌二轮电动车(以下简称乙车)进行勘验发现:

甲车前护杠右侧有减层刮擦痕迹和凹陷痕迹;右车门处有明显的碰撞痕迹并往后延伸至右前轮轮眉处有减层刮擦痕迹;右保险杠固定座内部有纵向减层刮擦痕迹;右前门示廓灯有减层刮擦痕迹并伴有红色附着物;右前轮轮眉底部有加层刮擦痕迹;右侧车门登车踏板有刮擦痕迹。检验甲车其他部位,未发现明显碰撞、刮擦痕迹。

乙车前菜篮上盖断裂;左把手末端金属处有明显的碰撞痕迹并拌有红色附着物;乙车左把手表面黑色塑胶有减层刮擦痕迹并伴有红色附着物;乙车左刹车把与左把手断裂脱落且刹车把有红色附着物;前轮左侧减震器有减层刮擦痕迹;右加速器把手脱落;右把手末端有刮擦痕迹;右脚踏板外侧有刮擦痕迹。

根据痕迹形成的造痕体、承痕体和作用力三要素相互关系原理。

甲车右保险杠固定座内部、右车门的减层刮擦痕迹以及右前轮轮眉底部的加层刮擦痕迹,与乙车左把手及左刹车把处的减层刮擦痕迹并有红色附着物,从痕迹的种类、形态、位置、方向等方面都构成造痕体和承痕体的对应关系,乙车左把手与左刹车把上红色附着物颜色与甲车右车门减层刮擦处颜色一致。

根据《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图》,甲车当时由南往北行驶,根据马路上留下的刹车印痕可知甲车采取刹车和左打方向的避让措施后偏向西北方向行驶,行驶到对向车道继而往右打方向回到原来车道。

乙车车头朝西倒地,说明乙车有一个向西行驶的状态;根据乙车车长、乙车倒地刮痕长度、倒地刮痕的起点到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的分界线的距离、倒地后轮到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的分界线的距离、后轮附近位置有泥鳅散落、机动车道宽度,分析出乙车与甲车碰撞时已经行驶在机动车道上。

由于乙车左把手、左刹车把与甲车右保险杠固定座内部、右车门及右前轮轮眉底部发生碰撞刮擦,而乙车前轮和菜篮以及右把手未见明显刮擦甲车痕迹,说明甲车由于避让不及刮碰到由东南向西北方向行驶的乙车的左侧握把和刹车把,乙车向右侧倒地。

根据以上的分析,华医大鉴定专家给出鉴定意见:

肇事车辆重型特殊结构货车由南往北行驶,在看到乙车后采取刹车和左打方向的避让措施后偏向西北方向行驶,行驶到对向车道继而往右打方向回到原来车道,最终停在由南往北方向的车道。

无号牌二轮电动车与肇事车辆货车碰撞时,电动车已经行驶在机动车道内,肇事货车由于避让不及刮碰到由东南向西北方向行驶的电动车的左侧握把和刹车把,电动车向右侧倒地。

现场的痕迹经过痕迹鉴定专家细心的勘验和专业的分析,最后还原了事故发生的过程,帮助交警进行事故定责提供了可靠的证据。

已经是最新一篇文章 案例 | 高速公路上深夜发生连环车祸,